“黑哥,你看他们下手多狠,把我的门牙都打掉了。这一次你一定要替兄弟报仇,将他们的门牙也全打光。让他们知道黑哥的厉害!……”

  “是谁要打掉我的门牙呀?……”

  突然从屋里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入出来。王小二和辉哥一听这个声音,连忙回头,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左右一闪。让出了从门里走出来的一个人,

  这个人长着1m8个的身材。面色红润,英俊无比,帅的一塌糊涂。

  “没错,就是他。就是他打的我。黑哥,快点儿,让你的兄弟们上去把他拿下,我要好好的报仇。……”

  张大海捋着袖子叫嚣着,可他却没有看到他身边的那个黑哥,脸色一下子煞白。就好像白日见了鬼一样,嘴唇都开始哆嗦了起来。

  “黑哥,你愣什么呀?赶快让兄弟们上呀!……”

  “夏!……,夏先生。”

  黑哥终于说出了话,哆哆嗦嗦的声音颤抖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今天只是为了跟一个兄弟撑场面,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夏先生。

  夏清风从屋里走出来,看到对面的这所谓的黑哥,忍不住笑着出来。

  “黑狗原来是你呀!我还以为谁这么大的胆子要打掉我的门牙呢,原来是你。……”

  “不是的,不是的,夏先生绝对是误会。……”

  对面这位黑哥的反应,将四周所有的人都震惊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  “黑哥。你这是什么情况?怎么不让兄弟们上去?……”
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这黑狗回手就是给他一巴掌。

  “住嘴,你知道打你的是谁吗?……”

  “黑哥,我当然知道了,就是那小子打我的。……”

  到这时候,张大海还没有反应过来,指着夏清风叫嚣着。

  “你完啦,……”

  黑哥可怜的看着他。

  “他打你那就是白打,知道吗?你知道他是谁吗?他就是夏清风夏先生。整个由候镇都是他的,珍迹市,也是他的,就连末日堡垒都是他的,他打死你都是白打。……”

  这话就犹如山呼海啸一般,将院子里所有的人震得魂飞魄散,这说的太明白了,夏清风夏先生。这谁没有听说过,就算没有见过的,谁又不知道夏清风夏先生,带领着幸存者从末日堡垒里杀出来,占领下这个由候镇,前一段时间又从异世界士兵手中抢下了珍迹市。

  更恐怖的是,正是那个夏先生带领着安保军,狙杀了20万兽人的进攻。连20万兽人都败在他的手下,那夏先生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  这些人怎么也没想到,这传说中的人物居然就站在自己的身边,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。

  最震惊的还是王小二和辉哥,两个人都直接傻了。脑袋就好像一团浆糊一样,完全没有办法思考了。

  嘴张的大大的都合不到一起了。

  “不是,你是说我就随便在由候镇,外面拉了一个兄弟入伙,拉的人居然就是夏先生吗?……”

  “不对呀,他不叫夏清风啊,他叫夏轩。……”

  这时候辉哥也有些傻傻呆呆了,直接被这个消息冲昏了头脑,嘴里喃喃的说道。

  夏清风也是无可奈何,本来还想再装几天的,谁知道直接碰到了黑狗。

  黑狗当初在他刚来到平行世界的时候,碰到血蚂蟥,这黑狗就是血蚂蟥的手下,当初在街道边儿上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夏清风就教训过黑狗。

  这个黑狗,对夏清风,那是再熟悉不过的人了。

  这时候,黑狗可不管辉哥在说什么了,急冲几步,将辉哥一手拨拉开,直接冲着夏清风“砰!……”的一声跪了下去。

  “夏先生,对不起,我不知道是你,你怎么来了。……”

  看到黑哥的表现,四周的人完全呆若木鸡,根本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放在冰箱里被冻住一样,根本没有办法思考。

  这一切反转的太突然了……。

  尤其是那个脸上还淤青,缺几颗门牙的张大海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。扇自己的居然是夏清风,夏先生,自己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居然还敢找人来报仇。

  这时候的夏清风就表现的很平淡,就好像一如既往一样。四周淡淡的看了一眼,冲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黑狗微微笑了一下。

  “你起来吧,我来的事情只有血蚂蟥知道,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。他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。……”

  夏清风说完以后,手轻轻的向起摆了一下,他并没有去扶黑狗。

  黑狗看了他的手势,立刻乖乖的站起来,退到一边。看了一下四周,黑狗现在也好像反应过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低声向夏清风问道。

  “夏先生,这是怎么回事?……”

  “哈哈,没有什么……”

  夏清风看了一眼旁边的辉哥,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。

  “我从珍迹市过来。刚到由候镇,这不,辉哥就要拉我入伙。说要来由侯镇干一票大的,我就跟着辉哥进了城。……”

  “夏兄弟,呃,不对,是夏先生,你误会了。……”

  这时候辉哥吓得双腿颤抖,眼泪都流下来了。他肠子都悔青了,感觉自己的都快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。

  他现在已经确定,眼前这个自己在由候镇,外面随便拉进来的夏兄弟的确是。传说中的夏清风夏先生,要不然的话,对面这个安保军的小头目可不会给他。开这玩笑……。

  关于夏清风的种种,虽然辉哥是远在大王庄里。但这一路走来,听得满耳朵都是夏清风的事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夏清风是什么身份,是什么样的存在?他想到自己先前对夏清风说的话,就感觉满脸通红。

  自己这是作死的节奏啊!

  “没什么误会的,……”

  夏清风的声音却透着一股阴冷,他现在已经在末日混了这么长时间。肯定不会因为一两句好话,就将这辉哥当成自己的手下或者朋友。

  他对辉哥这些人,根本就没有什么多想的。只是想为顺手为由候镇,消除一个隐患而已。

  “这样把黑狗你通知人,让血蚂蝗过来一趟,这几个人你看押起来。……”

  “好的,好的,……”

  黑狗一挥手,四周的那些安保军战士们都反应过来,一个个立刻上来将辉哥。和二子几个人全部打倒在地上,双手捆的后面。这一套的动作,安保军们做的是熟练五笔,很快几个人就全被捆在地上。

  这时候,夏清风才将目光看向那个,被自己扇了两耳光的张大海。

  “对了,这儿还有个茬儿忘了,黑狗这人是怎么回事啊?……”

  听到夏清风问,对面的张大海,早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“噗通!……”一声就跪在地上,冲着夏清风哀嚎道。

  “夏先生饶命啊,是小的有眼无珠。我以后再也不敢啦!……”

  对于黑狗的哭喊,求饶,夏清风冷冷的,没有说话,而是拿眼睛看向黑狗。他这样的意思非常明显,黑狗连忙上前两步,将头低下去。老老实实的说道,

  “夏先生,这个张大海在末日以前和我稍有点儿交情。你也知道的,我跟着血蚂蟥大哥在街面上混。认识一些狐朋狗友,我们原先放高利贷,有的时候逃。带了高利贷的人逃跑,我们也需要一些人去追踪。或者探查他们家庭信息等,大海就是这样的关系,有时候会帮我们一些小忙,”

  “等到了末日以后,血蚂蟥大哥驻守这个由候镇消息传出去以后,以前的一些朋友都找过来。嗯,我们也适当的给了一点儿照顾,让他们跟在安保军后面。出去搜集物资的时候,他们也拉一些我们嗯不太重要的东西。回旧货市场卖,也算糊口。我和他的关系也仅止于此,嗯,绝对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。……”

  黑狗将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,他知道自己可不敢隐瞒夏清风。

  因为上面马上血蚂蟥就来了,他要是说了什么假话被戳穿的话,他以后在由候镇里也不用混了。

  夏清风当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,也不认为黑狗敢骗自己,

  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……”

  夏清风冷冷的哼了一声,“你自己看着办吧!……”

  说完以后就不再理那个张大海,径自向院子外面走去。这院子里乱哄哄的,夏清风知道自己,已经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停留了。

  “黑哥,夏先生,这是什么意思?……”

  看着夏清风走了出去,被晾在屋子院子里的张大海有些忐忑不安,凑到黑狗的身边,低声问到。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其实真的不错,黑狗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看来你的问题不大,现在这里躲着,别再让夏先生看到你。只要他忘了你这茬儿,你这一节就算躲过去了,要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。……”

  “明白!……,明白,……”

  张大海连连点头,四周看了一下,也没什么地方好躲的。这小子也是绝,直接走到院子的围墙根儿上,一屁股坐在墙根儿上,将头埋在两条腿中间。再也不抬头了。实行了自我催眠大法,你们都看不到我。

  夏清风刚走出院门,就看到街道对面远远的,一堆人齐齐的向这边跑了过来,当头的一个正是血蚂蟥。

  看到站在路边儿的夏清风,血蚂蟥加快了脚步,跑到跟前喘了两口气,看得出他这一阵奔跑。额头上微微今出细腻的汗水,

  “夏先生,夏先生,你什么时候到的?怎么会在这里?我在城门口,我等了你一下午,都没看到你的人影。……”

  “奥,出了点儿事情,我和别人一起进来的。……”

  夏清风淡淡的,三言两语,将自己的事情跟血蚂蟥简单说了一下。血蚂蟥眉毛立马立了起来,

  “我靠,什么不长眼的东西,敢在我由候镇这里闹事情。夏先生,你放心吧,剩下的事情不用你管了,我以前是干什么的,夏先生也知道。这几个人的嘴,我相信没那么硬。那个大哥,我很快就可以抓住了。……”

  很明显血蚂蟥,感觉自己在夏清风面前落了面子。自己一直对由候镇的建设和各项工作,都是兢兢业业,就怕出点儿差错,谁知道。人家夏先生刚到由侯镇就碰到了这档子事。

  “没什么的。血蚂蟥你也不用放在心上,我们在这乱世中刚刚建立起来,幸存低者聚集地。出现这种事情,有一些图谋不轨的人很正常,只要你小心点儿。发现一个就给我干掉一个。千万不要心慈手软。……”

  对夏清风的话,血蚂蟥是狠狠的点头,他在末日以前能够干上放高利贷,这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。听了夏清风的话,很对自己的脾气。

  “放心吧,夏先生。我只有心狠手辣,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心慈手软,这一次我肯定会给他们好看的。……”

  有了血蚂蟥的话,夏清风也不再将晖哥和大哥这一帮人的事放在心上,这在他看来都是小事情,如果血蚂蟥连这点儿事情都解决不了,那这由候镇也该换人了。

  这时候后面的人才跑了过来,夏清风一看都是熟人没有别人,有跟着自己去过翡翠国的米鸿志、也有宋蓝还有二坏,这几个人都上前向夏清风问好。

  夏清风也都和他们简单的说了几句,一方面是拉近一下双方的关系。二也是了解一下他们负责的事情,从侧面。可以了解一下由侯镇现在发展的状况……。

  一番交谈下来,夏清风感觉还是不错的。

  这由侯镇地处末日堡垒和珍迹市的中间。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一点,只需要防备两个方向。而且现在由侯镇里的幸存者和安保军,都已经开始和末日堡垒进行不间断的交流。

  这一段路上经常会有人来回走动。也有安保军定时的清理这条路,两边一定范围内的魔兽,就算偶尔有几只魔兽窜到这些公路上,也会在安保军得到消息后,立马出动消灭他们。

  顺着公路车辆,可以快速的达到发生事情的地点。

  而这事情现在就是二坏在负责二坏,这小子别看名字不怎么样,人却精明强干。在先前末日以前,就是血蚂蟥手下的左膀右臂。如果需要武力或者进行逼债的活儿,一般都是黑狗和二坏两个人负责。

  现在在血蚂蟥的安排一下,二坏就专门儿负责,从由候镇到末日堡垒这一段公路上的安全。而黑狗不出意外就是负责从由候镇到珍迹市这一段公路的安全。

  只不过这些事情刚刚展开。还需要一定时间的磨合和积累经验。同时夏清风也和血蚂蝗谈论一下他在这里建立的佣兵工会。夸赞了血蚂蟥两句,说他做的不错,这样血蚂蟥的脸上恢复了笑容……。

 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,到并没有在这个院子门前停,而是缓缓的向外走去。

  血蚂蟥在前面引着路,将夏清风领回了,他在由侯镇的办公地点。这里原先是由侯镇的,镇政府现在已经被他改成了。他自己的老巢,这里他手下这几个人全部住在这里。

  院子里也是安保军在站岗。里面有两栋办公楼被他全部分给了手下们居住。这些都是血蚂蟥最贴心的心腹。

  夏清风看了一下这里的防卫等级是最高的。不由得点了点头。冲着血蚂蟥说到

  “你做的很好,在这段时间就应该加倍小心。有多少手段都要用上。不要有什么顾忌。我们只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生存下去,好好的生存下去。不但我们要生存下去,而且还要带着我们的亲朋好友,还要带着尽量多的幸存者一起生存下去,这就是我们的唯一目标。……”

  “夏先生说的对,我们也是一直按这个目标来进行的。你看现在由候镇基本上已经稳定了,再过十几天,我们的第一批玉米就可以收获。等这些玉米收获下来以后,就可以极大的缓解。整个由候镇里这些幸存者们的食物问题……。”

  “另外我预计可以支援给珍迹市1千万斤玉米。另外这些玉米杆,我准备已经和末日堡垒的贝勒爷、海沧龙董事长联系过了。将这些玉米杆全部加工成饲料,运到末日堡垒。在末日堡垒那里养的许多牛羊,这些牲畜。过几天应该也可以出栏一批。这样的话,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坚持一下,很快我们手中的食物就应该能够自给自足。……”

  血蚂蝗和夏青风一边向里面走,一边向夏清风汇报者这段时间的工作,夏清风听了以后却缓缓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你这样计算是不对的,要知道我们现在身处乱世。在北面的兽人对我们珍迹市还是虎视眈眈,这一段时间我在珍迹市里。也到过刚刚修成的双子镇双子城。阵地上去观看过,这段时间,还是不间断的,有一些不明的飞行魔兽来珍迹市,上空掠过。……”

  “这说明什么?很明显是那些兽人对珍迹市并没有死心。

  书阅屋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好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,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最新章节,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 棉花糖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19 好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