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守望者 第一卷 书生与剑 第一章 少年血性

小说:大道守望者 作者:缘真求假 更新时间:2021-10-14 08:30:11 源网站:棉花糖
  东宝神州的东部是被称为东夷的离国,而离国的东北部是凡尘的边境——云州。

  庙山村是云州一座小村子,人口不过百来口。

  村子就紧邻着庙山山脚,距离最近的县城也有数十里路,便是城中的小吏都不愿往这跑。

  这倒是让村里人少了些苛捐杂税,加上云州气候适宜,土地肥沃,村里人辛勤劳作,过的也能算是安居乐业。

  此时正有几个汉子,农忙之后围在田埂上唠嗑。

  “哎,你们听说了吗,村东头秦先生没了!”

  “什么!好好一人怎么就没了呢?”

  “听说是白天在家遇上贼人入室了。他家宅子离村子有点远,那伙贼人把他一家全给害了,就剩阿梓一个人在南头田埂上玩,才逃了那伙人的毒手。”

  “唉,这该死的贼人!秦先生多好的人啊,学问高,脾气还好,出手还大方……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!”

  “唉,多好一个人啊,真是可惜了。”

  “哎,你们听说了吗,秦先生家的阿梓,好像这里出了点毛病。”一个汉子忽然指着脑袋小声说道。

  “对对对,我也听说了,那孩子好像打那事发生之后,一句话都不会说了。”另一个汉子附和道。

  “我听说啊,那孩子好像就跟他爹娘一块住了整整三天,都臭了,一直等到他们家亲戚来了之后才埋下去的。”

  “还有这事?”

  “那可不,当时不少人都闻到那臭味了。”

  “哎呀,这娃子还真可怜啊,小小年纪的就遇上这事。”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,庙山坡上的两座坟前,正站着一大一小两人。

  小的那个只有十来岁,面容清秀,皮肤苍白略显病态,身上穿着灰白色麻布衣,头上围着跟白布条,应该是当作孝衣了。

  这男孩脸上做出沉稳的表情,眼眶却是通红,眼神愣愣地看向面前两座坟头。

  男孩旁边大的那个是个年轻女子,貌若天人。

  看面庞只有二十出头,细看却又有一种成熟感,在同一人身上竟然同时兼具了成熟女人的魅力,与年轻女子的活力。

  女子身着青色长袍,束着黑色腰带,凸显出她惊人的身材,山川起伏,远比小土坡似的庙山来的大多了。

  不过即便如此,却并不会勾起旁人的杂欲,她站在那里,便好似画中人物,与周围略显脏乱的山村环境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此时那男孩似乎心有所感,偏过身子看向身后的村落。

  “阿梓,怎么了?”

  名为秦梓的男孩侧过头,看了她一眼,一言不发,又转了回去。

  女子看到男孩的表情,又想到自己已故的姐姐姐夫,心中一阵绞痛。

  不同于村民们所说的“真相”,女子在姐夫一家出事当天就到了,只是后来为夫妻二人守孝三日,直到今天才正式下葬。

  而作为姐夫一家唯一认可的亲戚,她本人其实是一位山上修士。

  那天姐夫一家刚出事,她就感应到了,当时就从宗门出发,可是到达之时还是晚了一步,姐姐姐夫已经遇害,只剩下侄儿一人侥幸存活。

  刚刚那些村民所传谣言,她自然是听到了,只是现在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思去和那些村民计较,并且她已经打定主意,无论阿梓资质如何,她都要将其接上山去。

 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,看着火舌慢慢舔舐金黄的纸钱,最后化为灰烬。

  接着两人相继在坟前磕了几个头,然后宁沐雪就带着秦梓离去了。

  ……

  作为一位正统的剑修,宁沐雪虽然擅长遁法,但还真不擅长带人,尤其是一个凡人,所以干脆便用上了自己的飞行法器。

  只见她从秀囊中掏出一只纸船,向空中一抛就变成了一叶小舟。

  小舟看似普通,可秦梓却能看见其上有流光闪现,玄妙异常。

  宁沐雪就拉着秦梓上了小舟,接着小舟便化作一道流光,向远处飞去。

  整个过程中,秦梓依旧一言不发,刚上来就走到小舟一侧角落坐下。

  宁沐雪心中有些苦涩,有有些无奈,为了他的身体,便打出一道法术,让他沉沉睡去。

  这道《安神术》不仅可以助眠,更重要的是平稳心神,让他不要过分忧伤。

  在梦中,秦梓恍惚间看到了三天前发生的事。

  ……

  三天前

  少年颤抖着从田里爬上田埂,迅速擦干眼泪,然后向山里钻进去。

  秦梓所在的农田是在村子的南部,附近不远处就是庙山,而他们家,就在村子的东头山脚下。

  秦梓在山中绕一大圈,刚好能避过村里人的同时,回到自己的家中。

  然而当他沿着山路,远远的能看见自家院子的时候,他却渐渐放慢了脚步,他怕了。

  此时的他已经隐隐猜到屋内正发生什么,他想回去,然而他不敢。

  少年靠着一棵大树坐下,背对着自家院子,双手紧紧捂住嘴巴,止不住地颤抖,眼泪情不自禁地渗了出来。

  隐约间,他似乎还能听到父亲的叫骂声,还有母亲的哭喊声,这让他的情绪愈发激烈。

  仅仅是过了一会儿,他止住了眼泪,虽然还是忍不住地颤抖,但却不会再发出声音,甚至连呼吸都只敢最小幅度的进行。

  屋子的门被打开了,然后是院子。

  一伙儿人从屋中迅速钻出来,他们行动井然有序,干劲利落,完全不像是普通的贼寇。

  只是当他们完全退出院子之后,明显就放松了不少。

  其中一个贼人还不忘对最前面的人抱怨道:

  “老大,刚刚我要玩那女的,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出手?他们又不是什么大人物。”

  其他人虽然没说,但也大多是类似的想法。

  这种杀人的活他们干得多了,侮辱女眷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,这一次这女的可比以往那些庸脂俗粉漂亮多了,而且这家男人居然是个练家子,几个兄弟一时不慎还受了点伤,搞得这些贼人非常郁闷,都想拿他妻子撒气,没想到老大居然不让。

  最前面的贼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取出一枚已经碎成两半的玉牌,然后冷笑道:

  “哼,老三,你以为刚刚我要是不拦着你们,你们还有命?就算能逃得了一时又如何,这家人可不简单,背后很可能有山上背景!”

  要知道,在这个仙人存在的世道,万一留下点痕迹,被找到简直不要太简单。

  其他贼人明显知道玉牌的神异,纷纷倒吸一口凉气,只感觉自己刚刚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。

  “再说了,这一趟这么大一笔生意,赚的还不够你们玩女人?到时候去了城里还不是想玩什么样的女人都有?非要现在拿命换?”

  其他贼人听到贼首的话,引起一阵哄笑。

  而在不远处,躲在树后偷听他们说话的秦梓,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……

  贼首等他们笑完,示意几人安静,这里虽然离村子有点距离,但是难免有人经过,万一被人看见脸可就不好了,那些仙人的手段可不是说着玩的。

  贼首稍作沉思,便决定让众人分头回去。

  这附近多山,几人分开行动根本不可能被发现,即使是被发现了,也可以假装是过路人。

  几人明显是常做这种事情,不一会儿就分好队伍,钻入茂密的树林之中。

  秦梓站起身,悄然跟在其中两人身后,正是最先说话的老三和老大!

 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他的脑子一片胡乱,却同时也有一种异样的冷静。

  盛怒之下,他早已不再发抖,拭去脸上的泪水,就一点一点的想着两人离开的方向摸去。

  他自幼体弱,与父亲一同练习养生术,现在看似瘦弱,体力可不差,已经勉勉强强能比上寻常成年男子了。

  更何况此时,他心中有一股怒火,在不断催促他前进,不只是对仇人的恨意,更是一种几乎吞噬他的理智的怒火。

  为了提前追赶上那些贼人,他特地抄了近路。

  这些人对庙山可远没他熟悉,都是顺着山势走的,秦梓自幼便喜欢上山玩,早已当成自家后院,手脚并用地从陡坡上山去抄他们近路。

  途中摔了一跤,他几乎是从一边坡上滚下来,碰了一身伤,却毫不在意,赶紧躲在路边的灌丛后面。

  少年蹲在地上,紧握着防身用的短剑,等待那两个贼人的到来。

 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那两人的身手应该很好,绝对不是自己这种小屁孩能对付的,更何况……

  他看了看手中的短剑,这可不是什么神兵利器,甚至都不够锋利,完全是父亲送他玩的。

  越是面临危机的情况,秦梓心中就越是镇定,他的血性,他的一腔热血在等待一个机会,一个爆发的机会。

  少年竟然闭上眼,开始冥想。

  冥冥中,他似乎来到一个神秘的地方,眼前是各种光怪陆离的画面。

  他回忆着曾在镇上看到的关屠户,父亲曾是他的刀法有庖丁解牛之风。

  手中的短剑自然没有太大威力,可若是专挑脖颈之类弱点呢?

  少年这样想着,看着眼前光怪陆离的画面,回忆着关屠户精妙的刀法,等待着自己的仇人现身,挥舞着手中的短剑,手法愈加娴熟……

  终于,他睁开了眼!

  ……

  当他醒来时,已经到了宁姨的宗门——落剑宗。

  落剑宗位于落剑山,落剑山是一座连绵百里的大山,其中有大峰三十六座,其他大大小小山峰不计其数。

  三十六座大峰中,又有三座是其中之最,足有数千丈。

  这山就算在东宝神州境内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山,位于东宝神洲的最东部,早已超出凡尘王朝的边界,乃是真正的仙家所在。

  不过因为落剑宗自身的特殊,落剑山大部分地区都对凡尘开放,秦梓曾经就听父亲讲过这山,还背了不少名人雅士的诗词。

  ……

  宁姨将他带到一座山上的小屋前放下,见他表情还有些浑浑噩噩,似乎是《安神术》的影响还没有消失,便放下两本书,叮嘱几句之后便先离去了。

  秦梓艰难地翻下床,拿起两本书,摇摇晃晃地向门外走去。

  ……

  这山不算特别高,但是十分秀气,景色比之儿时常去的庙山,不知要好上多少。

  此时他还不知道,这落剑山乃是宗派立身之地,有数位顶级修士以大法力布置了一座无比巨大的聚灵阵,山门内部灵气要比外界浓郁数倍。

  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,自然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能,不谈修炼事半功倍,单是景色也能使之更添风采。

  很快秦梓就来到了峰顶,寻了块石头坐下,环顾四周就是宁姨的宗门了。

  秦梓对照着其中一本宗门介绍一一辨认,了解到宁姨的宗门叫作落剑宗,就建在这落剑山上。

  落剑山最高峰是庆云顶,相传当年落剑宗开山祖师行至此地,于庆云顶观落日有感,放下手中之剑,剑道更进一步,但从此一生再未真正拿起自己的佩剑,却成为了当时公认的剑道第一人。

  落剑山便因此而得名。

  后来他在此开宗立派,成了落剑宗的开山祖师。

  据说,当年那位开山祖师的佩剑至今还放在庆云顶上。

  现如今,庆云顶已成为落剑宗禁地,禁止任何人进入。

  并且,落剑宗宗门所有建筑都不能建在山顶,必须矮上不少,用以告诫门人要有一颗敬畏之心。

  秦梓坐在大石头上又看了一会儿,找到了还有关于自己脚下这座山的信息。

  这座山名为钟秀峰,只说是属于外门长老宁沐雪一脉,之余还有其他什么人,这一脉有什么特殊的,这类信息什么都找不到,想来这本书应该只是给外人看的,门内弟子想要了解还有其它途径。

  又翻了一会儿,大致了解了宗门的情况,秦梓将这本宗门介绍放在一边,换了另一本《导气决》。

 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本仙家典籍,据宁姨所说,这本是几乎最低级典籍,很基础,有些游方道士都在用,但他心中还是难免有些激动。

  他闭上眼,想起了父母的死状,想起曾在村中见到的葬礼,想起那一天……

  信念逐渐坚定,他睁开眼,正式决定踏上修行之路。

  翻开书,这次他并没有像前一本书那样细细品读,而是非常快速地浏览了一遍,完全没有去尝试书中记载的法门,就好像是只打算把书中的每一个字都看一遍。

  不一会儿,一本《导气决》就已经被他看完了。

  一般而言这种阅读是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的,不过秦梓并没有打算再读一遍。

  少年把两本书都放在一边,盘膝坐在石上,五心朝天,收敛心神,闭眼尝试入静。

  这一系列操作他似乎很熟悉,很快就平稳下自己起伏不定的心神,入静成功了。

  此时他的眼前一片漆黑,看不见任何东西。

  可是,少年的感官又有一种异样的敏锐感,明明什么都看不见,却又好像什么都能“看见”。

  接着,他的部分意识开始逐渐上升,就好像整个人都向上飞升,但同时又能感到自己正坐在原地。

 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,就好似一个人分成了两半,一个坐在原地,一个向上飞升。

  秦梓保持着这样的奇怪状态,不一会儿,突然“看”到前方传来光亮,竟是飞升的那半意识来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世界。

  这世界中充斥着各种颜色各异的、形状更是无比怪异,同时还在不断散发出光芒的物体。

  看上去就像是是某种东西汇聚在一起,形成一道道看似怪异,细究又非常和谐的“某种东西”。

  然而,他和那些光芒之间隔着一层灰白色的雾气。

  他能感到灰白雾气那边有更加广阔的世界与无比丰富的“光”,然而每当他想伸手去触碰那层雾气时,明明近在眼前的雾气却又像是很远,无论他走了多久都够不到。

  对于这一切他已经很熟悉了,没有在灰雾上多花时间,直接将目光投向自己身边没有被雾气笼罩的光点。

  说是光点其实也不对。

  那些光乍一看是一点一点的,细看又好像无比庞大。

  或者说,若是有其他人能到这里来,可能只会看到无数光点,但在秦梓眼中却可以看出那些光点其实是一些非常庞大,颜色奇异的光,与灰雾之外的场景十分相似。

  少年仔细查看了光电的数量,不出所料,相比他前几天来到这里的时候,此时这些光点又多了不少。

  他伸手去触碰其中一个,同时将心神传入其中。

  霎那间,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传入他的脑中,让他瞬间就知道了这道“光点”代表了什么——

  《安神术》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好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道守望者,大道守望者最新章节,大道守望者 棉花糖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19 好书网